【忘羡】龙骑士与他的龙 11~15

龙骑士蓝忘机X龙魏无羡

————————————————

十一

蓝家作息皆以伫立在中央大厅内、直耸入天花板的落地大钟为准。钟声气势磅礴,绝对能响彻城堡的每个角落。是以当魏无羡从睡梦中惊醒,就晓得又到了巳时的尾巴,该进食了。

蓝忘机近日难得清闲,一日不拉地准点同魏无羡共进午饭。餐桌上的菜色泾渭分明,一半是魏无羡看了就觉凄惨的枯绿色,一半是张牙舞爪的猩红。

蓝忘机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口中食物,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快整龙埋进大锅里的魏无羡。

魏无羡吃得酣畅淋漓,心里痛快极了,越看蓝忘机越顺眼,甚至抽空关心了下蓝忘机的胃口。

“哎,蓝湛蓝湛!我说,你要不要尝一口我这的麻辣小龙虾啊?”相比绕口的...

【忘羡】龙骑士与他的龙 6~10

龙骑士蓝忘机X龙魏无羡

————————————————

魏无羡像是病了,蔫巴巴地将自己一头捂进被褥里,背上乳白色光泽的鳞片跟着黯淡了不少。

龙的生理结构本就有别于人类,即便请来了城中最德高望重的祭司也得不出什么结果。

照理说龙这种皮糙肉厚的生物是不会患上人类口中的“疾病”,可魏无羡无精打采的模样怎么说也不正常。

蓝忘机翻阅遍家族图书馆中有关龙族的文献资料亦未见记载,可谓是史无前例。

蓝曦臣闻讯赶来,唤出自己的坐骑询问了一番,无果。成年巨龙表示幼崽打龙胎里就个个身强体壮,从未有病恹恹的。非要说得病,也只能是在战场上流血。

蓝忘机心下担忧,浮到面上便是眉间稍蹙。

被窝...

【忘羡】龙骑士与他的龙 1~5

自娱自乐的初尝试,撞梗删。
小学生文笔,OOC有!!!
大概是个西幻背景(づ ●─● )づ
龙骑士蓝忘机X龙魏无羡

————————————————

写在前面:第一次在LOF上获得那么多小心心甚是惶恐!本来只当是自娱自乐之作未曾想能得到那么多的回应…于是又反复看了几遍,因为没什么大纲全凭一时的灵感,所以动笔更新时发现怎么完全接不下去啊我究竟在写什么鬼。于是完善了下设定顺便重修了一部分。

原先无脑设定了羡羡为三岁【太喜欢三岁羡这个梗了下意识就…对不起!】,现在改成九岁到十岁之间。同忘机只差四五岁啦,日后谈恋爱也方便多了。

若是诸位在看文的时候感觉有疑惑或者不对劲的地方欢迎提...

由思追小天使引发的一个脑洞。梦中蝶

特别喜欢新修版一家四口[划掉]的结局。思追小天使认亲的那段实在太感动了ouo于是乎就想到了一个梗。大概是把刀。

脑洞如下:

梦中蝶。

大抵是捡回思追的那几日,思追先是高烧不退,嘴中一直喃喃低语羡哥哥,小叔,奶奶...挨个把亲近之人喊遍后,突然叫了句蝴蝶。

蓝忘机一愣。

当夜蝴蝶入梦,忆起年少风流的魏无羡,那一眼竟如碟扇动翅膀,卷起内心一阵狂风不息,是为缘起。

简而言之就是一向雅正的含光君被羡羡一眼就撩中了。

尔后画面回到那次巧遇带娃的魏无羡,与心上人隔桌对坐,蓝忘机虽有意带魏无羡回蓝家[带回去,扛起来]但无奈那时候两人一个嘴笨一个迟钝,心意未相通。这时插入思追把玩两只蝴蝶时天真坦...

5.5云雀恭弥生贺

#5.5 Buon compleanno 云雀恭弥#

黑发少年的身形在土屑飞扬的地面微晃,如苟延残喘的幼兽般垂头舔舐满身伤痕。

花枝颤动,虚虚实实、聚聚散散,清清冷冷的身影悄然染就妖冶的色与气。

光影朦胧,少年的脸庞半面笼罩在窗外泄进的芒色夕晖中,半面于阴冷灰暗的树荫下妥协。

猝不及防由腹部传来的钝痛感扯动全身,紧接着是下颌被敲碎的清脆响声,腥甜血气刹那弥漫在咽喉唇齿间。

原来如此…如果你没受伤说不定能与我难分胜负。

很期待与你再战的那天,云雀恭弥。

不过在此之前,姑且先预留点时间让你有所心理准备吧。

届时我会再一次夺取你的身体。

不要令我失望呀。

Arrivederci。

3.5三浦春生贺文

七点。

将桌面必要的物品囫囵装入月白色包内,准时下班,婉拒了几位处得还好的同事关于去酒屋缓解压力的邀约,乘坐返家的新干线。同三浦春一样的上班族零零星星散落在车厢内。耳畔偶尔响起细细的交谈声和车身下部刮过轨面的呲啦摩擦声。

七点半。

将钥匙插入孔内轻转,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早间快节奏的皮鞭轻落,留下满身疲惫的伤痕。即使决定要快速冲个澡,还是丢进入浴发泡剂静静看它溶解在温水里。红棕色短发发尾划过俏皮弧线,正视着镜面里的自己,许久眨了下眼,嘴角再度牵出灿烂的笑容。

要加油!三浦春。

八点十五分。

在镜前涂涂抹抹简单补完妆,换下黑白分明的套装裙子。浅紫色吊带长裙,肩头圆润,颜色稍深的玫...

存戏

闻鹤佐

#生病#

从汗津津的腋下缓缓抽出体温计,短促的仪器与肉体的啪嗒剥离声在狭窄室内响起,折射着吊灯昏黄的光线,体温计被高高举起在半空前后转动,眯眼寻到能够看清的角度。水银在短暂的五到十分钟内迅速膨胀直指三十八度的水平线。从胀痛的喉咙深处发出低不可闻的叹息,生怕触动到咳嗽的开关,启唇微微喘息着。

“单身也就这点坏处了啊。”

低声呢喃道。额间泌出的细密汗珠伴随支肘撑住床面翻身下床的吃力举动滑过脸庞,扬手往后扒拉开被打湿而紧贴的鬓角碎发。指腹和手掌根部逐一抚过每寸墙面,脚步踉跄地走到客厅,蹲身拉开电视机下方的橱柜,轻咬下唇吃力地用双手取出塞满药品的家用医药箱。二三十种药盒被依据包装、颜色...

存戏

闻鹤佐

书香世家,父母皆是省城中著名大学的教授。大学毕业后放弃专业相关的工作,独自一人来到偏僻的县城当起图书管理员。比起同龄的女性上班族多了分沉静温和的气质,做事还带有些年轻人的毛燥却也不失分寸。喜静怕生,偶尔也会憧憬大城市里的热闹——与朋友逛街、参加聚会等等,可惜交际总是不得要领,因此被贴上“孤僻”、“不合群”的标签,久而久之也就习惯甚至享受起简单的单身生活。现在已是一名单身主义者。自认对书的热爱不亚于任何人,严禁破坏图书的行为,有轻微强迫症,书架上的图书所有倾斜角度都一致。喜茶,口味偏咸。

黑发及腰,偶尔会在脑后轻轻束起。视力正常,双目看似沉静如水实则犀利逼人。不笑时嘴角耷拉向下...

KHR-自戏-27

梗:愚人节的夜晚试胆大会。

低头凭借着街边路灯投射下的亮光和手电筒小心绕开水洼,晚餐时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还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去参加试胆大会了,结果一切就如REBRON所料,在约定的时间前就渐渐停歇了。湿冷的夜风猛地灌进松垮的领口,鼻尖发痒朝前方打了个喷嚏,随即嘟囔着小声抱怨起来。

好、好冷…为什么偏偏选在这种天气玩啊!

吸了吸鼻子,往摩擦着的手心里哈气试图驱散寒气,同时加快脚步往墓地赶去。

——迟到的话就要接受惩罚哦。

回想起REBORN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和神情,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绝对不要被那个家伙找到借口惩罚!所以还是快点到吧。而且这次也同样邀请了京子,虽然京子看起来好像一点都...

#告白梗##3.4笹川京子生快#

【无意识搅动着杯中冰块,一想到接下来要说的事,稍显局促地往前微挪身,同时挺直脊背】那个…【抬眼偷偷观察对方神色,见京子表示出疑惑,喉咙发紧只能吞咽口水试图缓解一点,原先在鼓励下将人约出来见面的勇气也在关键时刻荡然无存,反而感到难以启齿】呃我是说、那个…【迟疑了会在心底深吸口气猛然闭上眼】【豁出去了,就算被拒绝也没关系了!反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本来就没有什么期待。再说,京子会看上自己这种人才奇怪吧】【想到这里似乎恢复了点勇气,于是张嘴大声喊出名字,甚至等不及确认对方的反应就自顾自地往下说】京、京子酱!我、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京子!是真的,一直都喜欢着!【...

阿无阿瓜随意叫顺口就好!近期主魔道祖师。忘羡不逆不拆。

©  | Powered by LOFTER